学习历史故事,丰富历史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历史 > 正文

阮福膺禛为何只当了3天皇帝就被废了

时间:2021-12-12 21:21:52 作者:admin

最近小编在看这个越南历史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越南的皇帝有一位叫阮福膺禛的,话说他当了3天皇帝之后就被废了,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于这个问题小编觉得还是值得一探究竟的,下面我们可以一起来简单的分析看看。

作为与中国山水相依的邻邦,越南在历史上曾长期是中原王朝的领土或藩属国,在政治、文化、经济和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都深受中国影响,并经常自诩为“小中华”。不仅如此,跟古代中国的情况一样,越南改朝换代的现象也相当频繁,有很多帝王上台没多久便遭遇被杀或被废的下场,其中最“短命”者,正是仅做了3天皇帝的育德帝阮福膺禛。

1、荒唐太子

在介绍阮福膺禛的生平之前,我们简单了解一下越南的历史。自从秦始皇派兵平定百越开始,越南在长达千余年的时间里,始终是中国的领土,直到五代十国中期,当地军阀吴权反抗南汉成功,越南才开始走上独立的道路。此后千余年间(938-1955年),越南先后经历吴朝、丁朝、前黎朝、李朝、陈朝、胡朝、后黎朝、阮朝(1802-1955年)等8个时代,而阮福膺禛正是阮朝第5任皇帝。

阮福膺禛,原名阮福膺,是嗣德帝阮福时的侄儿,建瑞公阮福洪依的次子。嗣德帝因为没有子嗣,因此最初将侄儿阮福膺豉(坚太王阮福洪侅的长子)收为养子。不过,嗣德帝由于身体虚弱,非但担心养子太过年幼,一旦自己突然去世,恐怕难以承担重任。正因如此,嗣德帝在考虑再三后,最终在嗣德二十一年(1868年)收养较为年长的阮福膺,将他立为皇长子,并更名为阮福膺禛。

嗣德帝对阮福膺禛寄予厚望,不仅让皇后武氏缘亲自抚养他,而且为养子专设名为“育德堂”的学堂,延请户部主事阮廷就、翰林院编修黄用宾、乂安按察降调裴彩笔等大儒担任师傅,悉心教导他为君之道。不仅如此,鉴于阮福膺禛成年后妻妾成群、子女亦多,嗣德帝还特意为他增加俸禄,以使其免于日用匮乏,拳拳爱子之心溢于言表。

然而,随着阮福膺禛日渐长大,他的表现却让嗣德帝愈发失望。原来,阮福膺禛不仅痴迷女色、荒废学业,并且为人放荡不羁,常常做出违背礼制、令人侧目的举动。例如,嗣德二十四年(1871年)四月二十一日,显宗阮福淍忌日哀思仪式上,阮福膺禛竟然身穿红袴与会,令嗣德帝勃然大怒。阮福膺禛的种种荒唐举动,令嗣德帝既不满又担心,而重臣阮文祥、尊室说也对阮福膺禛颇有微词,由此为日后的大变故埋下伏笔。

2、三日皇帝

嗣德帝虽然对阮福膺禛大为不满,但考虑到太子乃是国家根本,岂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更换的?正因如此,直到嗣德帝去世,阮福膺禛虽然面临着空前的压力,但却始终能保住储君的位子。不过,嗣德帝毕竟对阮福膺禛不放心,因而在遗诏中加入太子“微有目疾,秘而不宣,久恐不明。性颇好淫,亦大不善”等严厉的字句,希望能起到敲打、警示他的效果。

嗣德三十六年(1883年)六月十六日,嗣德帝病逝,临终前任命宰相陈践诚为辅政大臣,阮文祥、尊室说为同辅政大臣,共同辅佐太子登基、治国。嗣德帝死后,阮福膺禛继承皇位,并准备三日后正式加冕登基。不过,新帝居丧期间不仅脸上毫无悲痛的表情、穿着旧日的绿色衣服,并且大量提拔潜邸亲信出任要职,令群臣在大跌眼镜之余,也难免会心生忧惧。

阮文祥、尊室说原本就反感阮福膺禛,如今又担心自己的职位会被新帝亲信所取代,因而在恐惧情绪的驱使下,最终决定联手发动政变、另立新帝。恰在此时,阮福膺禛在发现嗣德帝遗诏中不利于他的内容后,便请来3位辅政大臣,希望他们在宣读时能够跳过这些语句,陈践诚当场表示同意,而阮文祥、尊室说也假意应允。然而,事情的最终发展,却完成出乎阮福膺禛、陈践诚的预料。

六月二十日,在新帝登基大典上,当陈践诚按照君臣商议好的结果,故意跳过遗诏中不利于阮福膺禛的语句时,阮文祥、尊室说却站出来发难,责备他隐灭先帝遗诏,实属罪大恶极。紧接着,被尊室说提前布置在会场的士兵逮捕阮福膺禛的亲信,并威逼慈裕太后下诏废黜尚未完成登基大典的新帝,改立嗣德帝的幼弟阮福洪佚,是为协和帝。由此,阮福膺禛仅过了3天皇帝瘾便被赶下台,是越南史上最“短命”的帝王。

3、饿毙囚所

阮福膺禛下台后,被押回育德堂看管,不久又获得剥夺皇子身份、归宗本家的处罚,并移至太医院监禁。阮福膺禛入狱之初,待遇还不错,但仅过了1年多时间,情况便急速恶化。建福元年(1884年)九月,阮文祥、尊室说以防止阮福膺禛逃跑为由,将他转移至环境恶劣、监管更严的承天府监狱,并授意掌狱官员不给他提供饮食。阮福膺禛饥渴难耐,最终在同月六日饿毙在囚所,年仅32岁。

阮福膺禛虽然没有正式登基,但仍被承认为正统帝王,并且以他当年就读、生活的育德堂为名,被后世称为育德帝。育德帝死后4年,其子阮福宝嶙在法国人的扶持下登基为帝,是为成泰帝。阮福宝嶙登基后,追尊其父为恭惠皇帝(后改为宽仁睿哲静明惠皇帝),庙号恭宗,并将其尸骸迁葬于安陵。至此,阮福膺禛在死去多年后,终于重获帝王应有的待遇。

参考书目

官修史书:《大南实录》,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影印版。

陈仲金:《越南通史》,商务印书馆1992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