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历史故事,丰富历史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 正文

玛梅斯战役经过

时间:2021-12-13 09:29:43 作者:admin

公园534年,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一年。在东方,北魏王朝因为内忧外患分裂成为了东西两个部分;波斯萨珊王朝国王科斯洛伊斯一世正致力于恢复在马兹达克运动后造成的破坏;西欧的法兰克人成功灭亡了罗纳河谷的勃艮第远亲。至于占据半个地中海的拜占庭罗马人,也颁布了里程碑式的《查士丁尼法典》。

不过,在当年的北非内陆,还有一场容易为人所忽略的玛梅斯战役。虽然和许多大事相比,并无太多特殊价值,但对当地居民和新来的入侵者而言却意义非凡。不仅开启了持续十多年之久的摩尔战争,也必将决定该区域在未来一个多世纪内的归属权问题。

1、罗马人的大国复兴

公元533年6月,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派遣名将贝利撒留出兵北非。准备用一支16000人和500艘运输船组成的远征军,正式拉开轰轰烈烈的再征服运动序幕。以便夺取那些本不属于东罗马辖区的前朝旧地,实现以君士坦丁堡宫廷为中轴的伟大复兴。

先前占据北非的汪达尔人,已经因内乱而疲于奔命之际。如今又匆忙前来阻挡强敌,所以仅抵抗了10个月时间就宣告彻底灭亡。但对于以矢志收复全罗马领地的皇帝来说,只征服北非行省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他还需要将统治覆盖到那些从未被日耳曼人占据的内陆,统御本地的摩尔土著分支--毛里人。

作为典型的北非摩尔土著,毛里人主要布在今天的阿尔及利亚西部和摩洛哥东部。早在公元前2世纪的第二次布匿战争中,他们就被罗马名将西庇阿拉拢过去,反对据有突尼斯沿海的迦太基。后来又在朱古代战争中倾向罗马,北击了同样由摩尔亲戚所建立的努米底亚王国。直到公元前1世纪后期的内战,还先后为不同的罗马派系提供过辅助部队。因此,有相当多的摩尔人开始接受拉丁文化,并逐步为自己争取到帝国公民权。

然而,发生在公元5世纪的汪达尔入侵,却彻底切断了他们与罗马之间的纽带。在枭雄盖塞里克的带领下,大批日耳曼蛮族从西班牙渡海而来,迅速占据了缺乏自我防卫能力的北非海岸。随后还尝试把疆域向内陆方向拓展,从而激发起摩尔人的族群意识。在这样的背景下,撤退到东方的拜占庭罗马已没有多少号召力可言。相反,在公元6世纪的毛里人看来,帝国远征军其实同汪达尔匪帮无异。两者都是妄图在海边统治自己的非法入侵者。

2、大战爆发

当然,毛里人也绝非头脑简单的蠢货。在目睹贝利撒留击灭汪达尔王国的壮举后,立即因慑于对方实力而暂时称臣献质,愿意接受查士丁尼皇帝的统治。同时也深知对方的主力不可能在非洲驻扎太久,完全可以静候对方自行离去。等到贝利塞留在公元534年班师君士坦丁堡后,便立即发动起准备已久的大规模叛乱。除了屠杀驱逐罗马驻军,劫不忘掠那些富饶大城,并将妇女儿童卖都为奴隶。最后还打败了前来平叛的帝国军队。

毫无疑问,拜占庭皇帝绝不可能放任类似行为蔓延,动摇自己心心念念的再征服伟业。但鉴于贝利撒留刚刚返回帝都,又要被派往意大利指挥哥特战争,就只能另请高明去北非平定叛乱。于是,他特意挑选出名叫所罗门的宦官充当地方军指挥。虽然此人是太监出生,却早已在先前的行动中追随贝利萨留征战北非。所以是既熟悉军务,又对战区环境有过深入了解。因此在上任后就采取先礼后兵的劝降策略,同时也不忘积极准发动全面反扑。当毛里人如他所愿地拒绝妥协建议后,便直接策动野战军攻入对方地界。

公元534年秋季,拜占庭部队在北非阿特拉斯山脉边的玛梅斯平原上发现对手,随即向后者发动进攻。基于过时的历史印象,他们普遍认为摩尔人装备极差且队形散漫,只要挡住第一波反击就能轻易取胜。遗憾的是,毛里人早就做出了针对性部署。他们按照自己的部族传统,分别委派4位将领组织防御。这些军事首领选择把营寨设置在靠近群山的平地边缘,并修筑起外围栅栏,用大量行李辎充当防御手段。在整个营垒的最外侧,还有数百头用于机动的骆驼环绕。所以,尽管全军总兵力超过10000人,却是非常难啃的硬骨头。

显然,毛里人会动用如此之多的驼队,不止是为了方便军队快速移动。由于当时的罗马军队已不可逆的依赖骑兵作战,所以想利用骆驼身上的特殊气味去惊扰对方战马。这主要是由于拜占庭军队的马匹,主要来自不产骆驼的寒冷区域,所以并无接触经验。一旦见到体型庞大、气味难闻的骆驼,就很容易因本能反应而不听指挥。作为罗马劲敌的波斯人,就曾两次在历史上留下类似的计谋案例。北非土著虽没有类似操作经验,却可以通过阅读希腊世界流传来的文学作品,知晓这种特殊手段的存在。

3、偷袭得手

于是,这场玛梅斯战役就在罗马人的轻忽骄横中展开。他们的坐骑一闻到毛里骆驼的气味,就表现出极其不适的骚动。加上对手还做出各种威胁性动作和巨大声响,很快就因惧怕而情绪失控。有些战马甚至单腿站立,竭力把骑在背部的罗马人给甩落地上。坠马的骑兵被迫向后逃跑,引发己方骑兵队伍的不战自乱。

与此同时,毛里人也遂迅速冲出营寨发起突袭。他们纷纷投掷手中的短矛,以便彻底打乱后者的完整阵线。继而又骑上骆驼和战马冲上前,让拜占庭步兵的防线都变得摇摇欲坠。但所罗门也表现出名杰出指挥官所的应有素养。他静观局势片刻,便断然跳下坐骑,并下令所有未参战的骑兵都仿照自己做法。这些人依次下马,持盾加入前面的步兵方阵。此举显然是为了支援已危如累卵的步兵防线,而它也确实起到了缓解危机的效果。

不过,仅仅用上述手段并不能彻底挽救罗马人的颓势。毕竟对方人多势众,只要依靠持续不断的冲击,迟早能突破罗马人的半残阵列。但毛里人太过关于眼前局势,忽略了己方营地的安全保卫工作。所罗门便从部众中精选出500壮士,亲自带领他们从另一侧突袭空虚无防的毛里人大营。对方已完全将注意力放在怎样攻破罗马防线上,几乎没有人发现这样一支小规模奇兵的突然离去。令他感到高兴的是,在敌军营地前发现了大部分骆驼。更幸运的是,附近负责照看牲畜的大都是随军妇女和极少数卫兵。如此贫弱的防护,自然无法阻止突袭行动。所罗门的部下们几乎在一瞬间就杀死了200头骆驼,然后顺势冲进蛮族大营,将营内所有的毛里妇女掠为俘虏。

毫无疑问,这次突袭对整场战役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当毛里战士得知营地遭袭后,马上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一下子就失去斗志,纷纷调头向后方溃逃。结果却毫无悬念地反遭前方突袭小队与后方的拜占庭主力夹击。到战斗基本结束时,这支原本超过万人的毛里大军,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成功逃走。

客观来看,玛梅斯战役无论在战术还是影响力方面都较为平庸。概因毛里人使用骆驼阻击敌骑的案例古已有之,并没有什么新意。而获胜的东罗马军队也很快发现,此战不过只是他们与摩尔人十数年战争中的简单开端。以后还有更多更大的麻烦需要处理。

但我们还是应该看到,交战双方都表现出了自己的固有特点。摩尔人能依据敌我对比,想出用骆驼克指骑兵的妙招,足以表明这些蛮族绝不可能被轻易征服。至于赢得胜利的拜占庭军队,则暴露出非常明显的骑兵依赖症。唯有靠所罗门这类有多种手段的将领,才得以在危局中稳住形势。但并非每个指挥官都有此才能,这也注定了东罗马人无法拥有比肩自己精神先祖的强大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