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历史故事,丰富历史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战争 > 正文

朝鲜战争美国指挥官有哪些

时间:2021-12-12 20:14:38 作者:admin

在整个朝鲜战争当中,在短短3年的时间里,美国因为各种原因,一共更换了三任联合国军总司令以及三任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很多人都认为,这些人其实就是一群草包和饭桶,其实非也。这些人可都是一些响当当的任务。那么接下来小编就来给大家姐介绍介绍这几位吧。

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26-1964.4.5,84)

战争中的第一任联合国军总司令,五星上将(授衔时间仅排在时任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之后,艾森豪威尔之前),1951年4月11日被解职并被李奇微取代。

中国人最为熟悉,知名度也最高,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具争议性的美国将军,大英百科对他的评价是两极的,一方面:炫耀、盛气凌人、冷漠、狂妄自大、自命不凡,另一方面:温和、勇敢、朴素、谦虚。在菲律宾时,他的参谋长艾森豪威尔,曾给上级打小报告,称困扰备战的主要问题是个人野心、个人荣耀和自私,当然,艾克很快就被解职了。关于喜欢炫耀,据与他父亲认识的人说,在见到老麦克阿瑟的这个儿子前,一直认为老麦克是最喜欢炫耀的人。不过,麦克阿瑟确实有一些资本,是迄今为止西点毕业成绩最高的学员,没有之一,资历也比较老,是西点1903年届毕业生,1919年就变成了西点最年轻的校长,1930年成为陆军军衔最高的人,陆军参谋长,上将军衔,期间甚至经常与罗斯福总统大声争吵。1937年退出现役,1941年又接受罗斯福总统的征召,成为陆军中将,远东战区总司令。

李奇微(Matthew Bunker Ridgway,1895.3.3-1993.7.26,98)

战争中的第二任第8集团军司令和第二任联合国军总司令。西点1917届毕业生,1942-1944任82空降师师长,后任第18空降军军长,参加过几次著名的悲催的空降作战,1945年获临时中将军衔。战后任地中海战区作战部长,副总司令,1951年接替麦克阿瑟后,成为上将,1952年被克拉克取代,不过,他离职后是去接替艾森豪威尔任欧洲盟军总司令,1953年任陆军参谋长,1955年退出退役。他的战斗和任职经历与其他几位相比,显得最为寒酸,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是唯一一个受到双方高度肯定的将军。李奇微的标志性形象是脖子上挂着个手榴弹。

克拉克(Mark W. Clark,1896.5.1-1984.4.17,87)

战争中的第三任联合国军总司令。1952年3月12日,接替李奇微,成为休战协定的签字者。西点1917届毕业生,成绩不怎么地,在139名毕业生中排名110,上学期间被同学称为冒牌货,不过,他似乎命很好,刚一毕业,就赶上了一战,1917年4月毕业少尉,5月15日中尉,8月5日上尉,负伤后回国,太让人羡慕了。二战更是平步青云,1942年1月陆军地面部队副参谋长,5月参谋长,7月,第2军军长,8月,欧洲交战区陆军部队总司令,10月北非战区副总司令,11月11日,任美国组建的第一个集团军,第15集团军司令,中将,1944年10月,变成了第15集团军群司令,1945年3月10日,晋升上将,成为陆军最年轻的上将。

哈克(Walton H. Walker,1889.12.3-1950.12.23)

战争中的第一任第8集团军司令。先后就读于佛吉尼亚军事学院和西点,西点1912届毕业生,比李奇微资历老得多。一战时历任连长和营长。因生硬的公众形象,绰号斗牛犬“Bulldog”。二战中,历任第3装甲师长、第9装甲军军长、第20军军长,是巴顿的得力干将。1945年,与巴顿一样,获得中将军衔。二战后,任第5集团军司令,1948年任第8集团军司令,1950年12月23日,在首尔附近,因车祸去世。1951年葬于威灵顿国家公墓,被追授上将军衔。哈克是这几个人中最悲催的一位,因为与麦克不和,麦克和高层一直在找机会替换他,部队又因为上级瞎指挥打了败仗,最终还丢了性命。不过,美国军方通常把责任转嫁给了麦克阿瑟,并且在战后,认为在他与麦克有关圣诞攻势的争执中,他是正确的。也有人认为,正是因为他的坚持和果断,才没有葬送第8集团军。更让人感叹的是,他的参谋长甚至一度认为,哈克调到日本是获得了一个美差,他可以在悠闲、安逸中,享受退役前的最后军事生涯。

范佛里特(James Alward Van Fleet,1892.3.19-1992.9.23,100)

战争中的第二任第8集团军司令,1951.4接替李奇微,1953年2月被泰勒取代。西点1915年毕业生,其同学包括艾森豪威尔和布雷德利,排名第92,毕业后为步兵少尉。一战时任第6师17机枪营营长,1918年11月4日负伤,但未离开部队,直至战争结束。1921-1924年间,曾任佛罗里达大学足球队教练。二战开始,第4步兵师第8步兵团团长,一直没有得到晋升,1944年6月6日,参加诺曼底登陆时还是团长,负责犹他海滩登陆作战。登陆作战结束后,艾森豪威尔打电话给时任陆军参谋长马歇尔,艾森豪威尔认为老范应当受到表扬,交谈中发现,虽然有多位指挥官提出过给他晋升的建议,但因为他的坏名声未被批准,最终马歇尔发现,原来恶名来自一个与范佛里特重名的军官,更有意思的是,其恶名是酗酒,而老范却根本就不喝酒。因此,他立即被任命第2步兵师副师长,晋升准将,10月晋升少将任90师师长(隶属巴顿的第3集团军),1945年成为第3军军长。1951年7月晋升为上将,1953年3月31退休。虽然留下了范佛里特师、范佛里特弹药等遗产,也属悲情人物,其唯一的儿子在战争中阵亡,他也被提前退休。令人意外的是,居然成了百岁老人。

泰勒(Maxwell Davenport Taylor,1901.8.26-1987.4.19,86)

战争中的第三任第8集团军司令,1953年2月起接替范佛里特,在中国人看来,似乎是这几位中存在感最低的将军。西点1922届毕业生,参与组建82空降师,1944年3月,任101师长,1945-1949年西点校长。泰勒的发展也不错,1955-1959任陆军参谋长,1962年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