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历史故事,丰富历史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人物 > 正文

杨万里不仅是一个诗人,还是一个茶道大家

时间:2024-03-04 09:03:04 作者:admin

杨万里,别名诚斋,身为南宋文坛的重量级人物,以诗人的身份著称于世。他经历了四个朝代的更迭,曾担任帝王的老师,是南宋四大家之一,被誉为诗坛的一代宗师。在27岁时,他一举通过进士考试,开始了他的仕途生涯。他曾任赣州司户参军、国子监博、漳州知州、吏部员外郎秘书监、江东转运副使等职务,最终官至宝谟阁直学士,并被封为庐陵郡开国侯。

所作名句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等等。连同时期大名鼎鼎的陆游都不禁叹服:“诚斋老子主诗盟,片言许可天下服。”

杨万里饮茶成癖、嗜茶如命,是典型的茶痴。十年间把煮茶的鼎都给烧穿了,有病忌茶也死活不从。而公元1190年,他反对以铁钱行于江南诸郡,所以朝廷下令让他去赣州当知府,他坚决不去赴任,直接辞官而归,从此闲居乡里,以茶为乐。

杨万里作为南宋著名诗人,影响力是巨大而广泛的。他对茶文化的传播起到了非常直接的促进作用,为中国茶文化的传播作出了重要贡献。

杨万里精于茶事,撰写诸多精彩茶诗,亦是宋代茶诗巨擘。杨万里痴迷于诗茶,曾作茶诗众多(存有茶诗70余首),影响深远,堪称南宋文坛的代表茶人。其所著《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可谓是描写宋代分茶的巅峰诗作。

杨万里茶诗亦多名句,如:《寄题萧邦怀少芳园》:“幽人自煮蟹眼汤,茶瓯影里见山光”,《惠泉分茶示正孚长老》:“须烦佛界三昧手,拈出茶经第二泉”,《以六一泉煮双井茶》:“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免毫霜。细参六一泉中味,故有涪翁句子香。日铸建溪当退舍,落霞秋水梦还乡。何时归上滕王阁,自看风炉自煮尝。”

又如:《题陆子泉上祠堂》:“先生吃茶不吃肉,先生饮泉不饮酒。饥寒祗忍七十年,万岁千秋名不朽。惠泉遂名陆子泉,泉与陆子名俱传。一瓣佛香炷遗像,几多衲子拜茶仙。”,《谢木韫之舍人分送讲筵赐茶》:“老夫平生爱煮茗,十年烧穿折脚鼎……故人分送玉川子,春风来自玉皇家。……故人气味茶样清,故人风骨茶样明。……老夫七碗病未能,一啜犹堪坐秋夕。”

杨万里对茶道美学进行了独特的探索。如他在《谢木韫之舍人分送讲筵赐茶》所言:“故人气味茶样清,故人丰骨茶样明”,就是以茶喻人,以茶悟为人处世之道。用茶的清澄,来衡量好友的意趣和气质;用茶的明澈,来衡量好友的风骨和风格。这是杨万里在茶道思想领域的探索,也是他在精神层面的价值观探索。

再如他在《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中所言:“紫微仙人乌角巾,唤我起看清风生。京尘满袖思一洗,病眼生花得再明。”

杨万里一直认为好友胡铨有宰相之才,此次茶宴对贬谪之后隐居乡野的老友言道:“邦衡兄啊!你身怀紫微仙人一般的惊世才华,虽然如今佩戴乌角巾隐居乡野,呼唤我来体察两腋徐徐清风生。饮茶好啊!名利凡尘沾满了衣袖想要洗涤一下,有疾的眼睛出现昏花获得再次明亮。”

京尘,指“京洛尘”,比喻功名利禄等尘俗之事。以茶洗涤心尘,再看世界已不同。这也是杨万里对茶道美学的探索。

杨万里的经典茶诗《澹庵坐上观显上人分茶》,是关于宋代分茶的巅峰诗作。此诗描述的是公元1163年或1164年发生的一场赴会分茶的艺术盛宴。春风徐徐,新茶留香,一代诗宗杨万里受邀到好友南宋名臣胡铨(号澹庵)家赴宴。

随后杨万里观看了技艺高超的老和尚亲手点茶、分茶,那幻化无穷的“茶百戏”令杨万里惊叹不已!遂以不朽诗句录写了这个艺术瞬间,又别具一格地劝解老友再度经略天下;更是在感叹宋代分茶与唐代煎茶的不同特点时,隐喻地表达了隐逸著茶之意。

他以酣畅淋漓、龙飞凤舞的文字,描写了如梦似幻的宋代分茶艺术场景。更是将注汤幻字的瞬间化为永恒,使人间烟火嵌入风雅艺术。而其句“絮行太空,影落寒江”,更是八百年来无从超越的两个分茶意象!

在茶的世界里,诚斋先生是一位举足轻重的存在。他对茶的热爱深入骨髓,仿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感。与此同时,茶也对他怀有无尽的感激与敬意,历经千年的风雨洗礼,仍与他的精神紧密相连,共同谱写着一段不朽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