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历史故事,丰富历史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趣闻 > 正文

明朝人爱追求时尚潮流是真的吗?

时间:2021-12-12 19:18:04 作者:admin

说到唐朝的服饰小编相信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当时的唐朝雍容华贵,人们的生活水平非常高,当时的审美标准是以肥为美,以肥为贵,说明当时的社会有钱,经济发达,在唐朝,人们的服饰都偏艳丽,而且当时的人们还非常流行穿汉服。唐诗的出现也是带动了方式经济的发展,小编刚刚看到一则消息称明朝人爱追求时尚,这到底是真的吗?明朝人的审美和穿着打扮又是怎样的呢?具体的一起来看看!

在中国古代服饰发展史上,明代的服饰,堪称美到亮眼。甚至在今天“汉服热”里,也是标准代表服饰。

虽说明朝建国时,明太祖朱元璋曾狠抓服饰问题,全国官民按各自身份,必须要穿“指定款”,戴错一件首饰都可能是牢狱之灾。但随着明代纺织技术进步,各种纺织面料越发丰富,“西洋布”“高丽布”等海外面料大量涌入。十六世纪起,心学等思想的流行,让明朝人的审美观念也更自由。外加强大商品经济打底,明朝的服饰文化,也得以突飞猛进。到了明朝中后期时,更是美到华丽转身。

本文配图来自网络,作者:撷芳主人

首先一个见证明朝服饰“好看”程度的,就是明代服饰越演越烈的“混搭”风。

明朝开国年间,“混搭”风是个绝对要命的问题。朱元璋的严格服饰制度,对任何“乱穿”都是零容忍。明初时就曾有不懂法的军汉们,擅自穿靴子在街上踢球,被朱元璋撞见后,统统被当场砍脚。明初最杰出画家戴进,也因为在绘画时,给图画里的平民错用了官服的大红色,就被明宣宗一怒下剥夺了画家身份,落得晚年贫寒而死。那年头的明朝人,确实是用生命在爱美。

但从明朝中期起,“混搭”却真成了明朝服饰的潮流。就以着装最严肃的官场来说,明朝成化年间时,朝鲜使团来入贡,结果朝鲜人穿的马尾裙,瞬间就吸引了满朝文武眼球。以至于京城里明朝大小官员纷纷效仿,衙门里常见“马尾裙”招摇,刮了好一阵流行风潮。

官员们尚且如此,明朝服饰的混搭风,自然是越来越大胆:比如明初时士绅们指定穿戴的峨冠方巾,到了十六世纪时,就连大户人家的杂役用人,也常见大摇大摆的穿。诸如紫色红色这类官员专用的着装颜色,明初时画错画就要办罪,明朝万历年间时,却是老百姓都常穿。东南经济发达地区的百姓们,逢年过节时常见穿出各类华贵衣服,连锦衣卫等特殊职业服装,只有有钱就能买来穿。明朝大臣吕聃的感叹说:满大街望去,分不清谁是老百姓。

甚至很多娼妓乐工,这些在明代属于“贱民”的行业,到了明代晚期时,只要破费点银子,就能弄一套王公贵族家的礼服,得意洋洋地穿出来招摇。以《明实录》的叹息说:这些“贱民”身穿士绅贵族服装,在市面上大摇大摆耍威风,好些不明真相群众,还朝他们慌张下拜。明朝的“混搭”风,常见这么唬人。

而与这“混搭风”一样越演越烈的,就是明代服饰的奢靡风气。

明初的服饰制度,核心就是崇尚节俭。但明代商品经济突飞猛进,明朝人也越来越舍得为服饰花钱。就连饱读诗书的士大夫们,都形成了“侈饰相尚”的风气,也就是官员间必须比穿。比如明朝工部官员徐泰时,每次有客人来访时,都必须先问明白客人穿什么衣服,然后就要换上与客人衣服类似的华贵礼服见客。且必须要做到主客间“宛然合璧,无少参错”。穿衣要讲究,这在明朝中后期,就是个重要礼数问题。

既然如此重要,明朝人的服饰,也自然越来越烧钱。在明朝“永乐盛世”年间,即使明成祖朱棣的衣服,也常用三梭布制成,并非全是绫罗绸缎。而到了明朝中期后,江南稍有点钱的家庭,基本都是全身名贵丝绸。女眷们的首饰,更是玩命拼钱,普通士大夫家的女眷们,首饰就常见价值四百多两白银,甚至还有价值千两的。这类天价首饰,形状也常是“粗巨异常”。明朝的贵妇们抛头露面,“负担”有时常这么重。

也就是在这种奢靡风气带动下,明朝,也成了中国古代王朝里,服饰风尚演变极为迅速的年代:各种服饰潮流,简直没几年就换花样。

拜明朝领先世界的纺织扎染技术所赐,明代服饰仅在面料颜色上,就是新花样层出不穷。明朝中后期市面流行的服装颜色,就有一百二十种之多,其中新颜色更有七十多种。外加西洋布等新面料纷至沓来,于是各种脑洞大开的新款式大量涌现。比如复社才子冒辟疆,就曾用欧洲来的西洋布为面料,效仿中国的皓纱款式,给红颜知己董小宛缝了一件“轻衫”。如此中外混搭风格,一度火遍江南。

甚至诸如明朝阁老于慎行这样的高官,退休后也喜欢在家研究服装款式。明朝士大夫宴会上的服装风尚,几乎是每几年就大变样。

但变得最猛的,还属民间。东南的经济发达城市,更是引领天下服饰的潮流。南京妇女的衣服,嘉靖年间时,还差不多十年一变,到了万历年间起,几乎是两三年一变。苏州城市的服装,更是引领天下潮流。发展到明朝晚期时,但凡看到社会上的新奇现象,常见被称为“苏州样”。

比起这类普通的变化来,到了晚明亡国前夜,由于晚明享乐萎靡风气大起,明朝的服饰风尚,更是变得天雷滚滚:有的江南男人,喜欢身穿女装,浓妆艳抹到处显摆。明末文学家刘凤,喜欢穿着红色女衣,到处引吭高歌。江南人顾玉川更是用纸剪成衣服,光着脚在大街上奔跑。这一类奇葩服饰,在当时更有统称:服妖。

甚至,就是在明末北方战火连天的年代里,东南好些经济发达地区,读书人的时装风尚,堪称群魔乱舞。以《七修类稿》的形容说“大类女妆,巾式诡异”。当国家陷入摇摇欲坠时,这些本该担负重任的读书人,却依然沉迷于此。

如果说,明代的服饰,惊艳得令后辈仰慕,那么这一类“服妖”,却更充满国家兴亡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