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历史故事,丰富历史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古玩收藏 > 正文

局事帖为什么这么贵?凭什么卖2.07亿呢?

时间:2021-12-05 21:40:26 作者:admin

局事帖其实被大家熟悉的原因真的很简单,无非就是它的价格,话说竟然卖了2.07个亿,那么有的人要问了,为什么能卖这么贵?是绝世孤品还是说有独特的艺术价值呢?下面我们不妨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感兴趣的别错过了呀!

在2016中国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中,北宋曾巩《局事帖》以2.07亿被华谊兄弟传媒董事长王中军买下。仅124字的《局事帖》,平均每字167万元,如此高价,究竟有何缘由?

1、《局事帖》流转路线

王中军之前,《局事帖》的主人是一位来自上海的收藏家。2009年,这件作品以1.0864亿元成交。再之前的1996年,《局事帖》在纽约佳士得首次拍卖,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在中国收藏家吴尔麓的帮助下,以50.8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51.91万元)售出。

《局事帖》是迄今发现的唯一一件“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传世墨迹,为曾巩62岁那年写给同乡朋友的一封信,距今有936年,曾被历史上多位名人收藏。中国历代收藏《局事帖》的皆为名家,有何良俊、项元汴、安仪周、王芑孙、曾燠、费念慈、许源来、张珩、张文魁等。

何良俊是明代学者,与文征明是好友,他在《局事帖》上钤盖的是一方“清森阁书画印”,在纸的左下方。此后《局事帖》被明代最为富赡的收藏家项元汴收得,钤有“项氏天籁阁”的藏印。

清初,《局事帖》又转到大鉴藏家安仪周手中,他在《局事帖》上钤有“仪周鉴赏”及“无恙”鹤形印。安仪周之后,《局事帖》被王芑孙收得,但不久就为曾燠家族所有,钤有“盱江曾氏珍藏书画印”。

清末,《局事帖》曾落入晚清著名金石学家费念慈之手,钤有“西蠡审定”的白文印。民国年间,《局事帖》入许姬传、许源来兄弟“天泉阁”,并归之于鉴赏奇才张葱玉。解放后,张葱玉被聘文化部文物局任处长,《局事帖》被转卖给上海实业家张文魁。后来,张文魁定居海外,《局事帖》才被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所得。

2、《局事帖》历史渊源

众多专家考证《局事帖》的收信人是江浙永康才子徐无党。《局事帖》书信很短,读起来却意味深长,可以说是每个字都有情感蕴含在其中。曾巩与徐无党都是欧阳修的学生,曾巩比徐无党年长5岁。据《曾巩年谱》记载,曾巩1069年出任越州(今绍兴)通判,徐无党就在其所辖的婺州做官。

在这短短124个字的回信中,曾巩将长年外放的苦闷直白道出来,表达了他希望叶落归根的心情。《局事帖》行文一波三折、畅达流利,字迹简严静重、回味无穷。

1069年,北宋王安石得到宋神宗信任推行新法,50岁的曾巩对新法有异议,因政见不合,自请外放,不料这一去就是12年。身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后半生漂泊在外,辗转各个州县,因回京迟迟无望,内心深为纠结。曾巩信中感谢“无党乡贤”的帮助,可能是徐无党通过在京为官的亲友或师长帮了曾巩的忙。写完《局事帖》不久,曾巩得召返京为官。但仅过3年,便离世了。

从书写格式、行文措辞来看,《局事帖》符合北宋书写风格及宋人尺牍格式,包括落款处钤“曾巩再拜”朱文水印,也是宋人尺牍常见样式。笔墨也符合宋人严谨、内敛的书风,行笔转折方硬、顿挫有力的风格。迭经千百年人间沧桑,风韵神采犹存。

因古代纸张珍贵,宋人为有效利用旧纸,常回收后直接在字纸背面写字或印刷,名曰“反故”。曾巩《局事帖》就是“反故”品。《局事帖》的背面是一部南宋《三国志》的书本残页,刻工王宗是南宋初年的刻手。当时,这件《局事帖》应是被当做普通公文书信处理,拿去印刷书籍了,一直到明代才被有心人发现。

3、《局事帖》文本今译

《局事帖》全文如下:“局事多暇,动履禔福。去远诲论之益,忽忽三载之久。跧处穷徼,日迷汩于吏职之冗,固岂有乐意耶?去受代之期虽幸密迩,而替人寂然未闻,亦旦夕望望。果能遂逃旷弛,实自贤者之力。夏秋之交,道出府下,因以致谢左右,庶竟万一。余冀顺序珍重,前即召擢。偶便专此上问,不宣。巩再拜运勾奉议无党乡贤。二十七日。谨启。”

首句“局事多暇,动履禔福”复述对方告知的近况并给予祝福。“多暇”是北宋晚期官场人浮于事的实况,也是曾巩多年思考,并终于在回京后两次向神宗进言要裁减官员,提出“可罢者罢之,可损者损之”的原由。在这封信中,他重复无党的话,目的是借以与自己“日迷汩于吏职之冗”作对比,婉转地表示对无党清闲生活的羡慕。

第二句“去远诲论之益,忽忽三载之久”,是说与无党最后一次见面,听他有益的议论已经三年过去了。第三句“跧处穷徼,日迷汩于吏职之冗,固岂有乐意耶?”指自己外放于偏僻的他乡,整天埋没于繁忙的官场事务,哪里有什么快乐啊?

“去受代之期虽幸密迩,而替人寂然未闻,亦旦夕望望”,说的是朝廷指定的任期已非常近了,但接替我的官员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早晚都在等待着。

“果能遂逃旷弛,实自贤者之力”,表达了如果能离开这旷日持久的外放,当然是出自贤者的帮助。“旷弛”二字,说明外放已久。

“夏秋之交,道出府下,因以致谢左右,庶竟万一”,指夏秋之交,将便道来府上当面致谢,以表示我的感激之情于万一。

尾句“余冀顺序珍重,前即召擢”表达祝愿:希望你多多保重,并早日得到升迁的机会。

4、《局事帖》收藏价值

国家画院原副院长赵榆说:“曾巩的这幅29厘米 ×39.5厘米的《局事帖》,拍出2个多亿元人民币不是最高价。”他指出,曾巩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重要的人物,《局事帖》目前为海内外宋纸孤品,藏品字字透着古雅淳朴。

《局事帖》发出不到一个月,神宗便接见了曾巩,并大为赏识,还道出了曾巩12年不得回归的玄机:“以卿才学,宜为众所忌也。”《局事帖》信末写明“二十七日谨启”,应为九月二十七日。该帖文字畅达,一波三折却又干净利落,与他晚年文风同出一辙。类似文字、情境,在曾巩的“上章”“书状”及诗文中屡屡出现。

特别注意的是,曾巩钤盖在“二十七日谨启”上的一方印章为“曾巩再拜”四字朱文方印,小篆,四字离开边框都有一定距离是宋印的特点。用水印,淡而不匀,印色多的地方有晕化现象。“曾巩再拜”晕化现象说明《局事帖》盖章时是一张未经裱背的生纸。此纸质地薄而紧密,间有长而硬的纤维,为北宋特产。

但有一些鉴赏家认为,按宋人书札的格式,信札起首处都有“某启”或“某某顿首”的抬头署名,而《局事帖》没有“巩启”或“曾巩顿首”字样,他们怀疑抬头署名是有意裁掉,对此帖是否为曾巩真迹保留意见。我认为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曾巩在抬头处没有署名,所以加了押尾印章“曾巩再拜”,予以弥补。

曾巩读书多,修养好,对古拓书法尤其喜爱。他写在《局事帖》上的书信字迹,法度森严,劲挺修长,字形与笔画明显带有欧字及钟绍京小楷的格局与笔意。“妍美遒劲”“精劲严重”虽是对钟、张小楷的赞美,但用来衡量曾巩《局事帖》,其实也不算过分。因曾巩的墨迹稀如星凤,就连他的推崇者朱熹,也是在50年后才得以一见真迹,并叹道:“欧公(欧阳修)笔态敷腴温润,曾南丰(曾巩)书体峻洁、简严、静重,盖亦如其为文也。”

除手墨《局事帖》外,曾巩的墨迹已经难觅其踪。《局事帖》能以人间孤本流传下来,依旧墨光灿然,足以令中国文化界啧啧称奇。